二审诉讼首页 / 案例指导 / 二审诉讼
【精品二审】刘国军与刘国建,紫阳县不动产登记局其他二审行政胜诉
发布时间:2019/5/16 8:28:40 点击数:8530

刘国军与刘国建,紫阳县不动产登记局其他二审行政裁定书


发布日期:2019-05-15,点击查看原文中国裁判文书网

    西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8)陕71行终37号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刘国军,男,回族,住陕西省紫阳县内。

委托代理人张逢杰,陕西恒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锦龙,陕西恒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国建,男,回族,住陕西省紫阳县。

委托代理人刘亚超,男,回族,住陕西省紫阳县,系刘国建之子。

委托代理人刘金成,陕西宁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紫阳县不动产登记局,住所地陕西省安康市紫阳县。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610924016054791E。

法定代表人刘洪涛,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凯,系紫阳县国土资源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郑茂学,陕西汉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刘国军因与被上诉人刘国建、紫阳县不动产登记局土地管理行政登记一案,不服安康铁路运输法院(2018)陕7101行初21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国军的委托代理人张逢杰、杨锦龙,被上诉人刘国建的委托代理人刘亚超、刘金成,被上诉人紫阳县不动产登记局委托代理人陈凯、郑茂学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

上诉人刘国军不服,上诉称,一、原审认为,紫阳县人民政府将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予以注销,重新换发紫政国用(2004)第183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认为刘国建在2018年5月16日才得知紫政国用(2004)第183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并于2018年9月26日提起行政诉讼,未超过起诉期限。上诉人认为认定事实错误和适用法律错误,理由如下:

首先,(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系紫阳县国土局的人工测绘,这次的颁证行为是对该土地的唯一一次确权行为。由于科技进步,政府要求使用卫星精确测绘技术对土地重新测量,并由电脑档案保存。众所周知,新证颁发后注销收回原证件以消灭原证件上的权利,确保一地一证基本原则。上诉人接到通知后响应国家号召,将自己的土地使用证交还国土局,国土局随即进行大规模土地测量。2004年,全市土地卫星测量工作结束,国土局为上诉人换发了紫证国用(2004)第183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上诉人前后两份土地证载明的土地面积和形状基本一致。这次全市乃至全省大规模的土地证换发行为,而非上诉人的土地证错误。该换证行为并未对土地原权利人、原利害关系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并非可诉的行政行为。一审法院认为原证注销,重新颁发新证系两个具体行政行为,此观点是错误的。

2004年只是利用卫星对土地重新精准测量,并非确权行为,所以并不需要相邻宗地的人进行指界,也不需要审核人签字或签章。一审法院认定1995年颁证行为存在违法。请二审法院注意!本案被上诉人起诉的是2004年换发的土地证,一审法院认为颁证与换证为两个行政行为,但却因1995年的颁证行为违法而撤销2004年换发的土地证,此为逻辑错误。并且一审法院同样认为2004年土地证的基础是1995年(95)字第1225号土地证,但却割裂的认为该发证与换证是两个具体行政行为。这两个证之间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一方面换发权属证书的行为对刘国建的合法权益不产生实际影响,刘国建对该换证行为不具有行政法上的利害关系,另一方面起诉期限应当自旧证起算,即自1995年9月14日起计算起诉期限。

二、原审认为,紫阳县人民政府向刘国军颁发紫政国用(2004)第183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主要证据不足,且违反法定程序,应予以撤销。上诉人认为认定事实错误和适用法律错误,理由如下:

首先,一审法院认为《土地登记审批表》和《土地使用权清查处理登记表》均无审核人签字或签章存在错误,但该两份证据上并未要求审核人签字或者盖章,其中《土地使用权清查处理登记表》中所载审批机关和时间等内容,均为表示该土地是否已有登记状况,因为这块土地自1995年之前从未登记,所有处于空白未填写状态。

其次,本案中不动产管理局提供的证据顺序并非按照时间顺序排列。一审法院未进行仔细核实,错误地将审批表号为1010110232的《初始土地登记审批表》认定为颁发1995年证件的依据,此做法错误。现上诉人就不动产管理局提交的证据按照时间顺序进行排序,顺序如下:1、本案中最早的一份证据是刘某某的《土地登记申请书》,该申请书是涉案土地第一次向国土局提出登记申请,国土局对该土地进行实地测量,面积为144.57平方米。因该土地当时存在2平方米的权属争议,故土地证一直未发。2、1990年刘某某去世,上诉人于1993年9月23日在国土局见证下与陈某某达成一份《协议书》,该《协议书》中双方约定土地面积为142.57平方米,解决了该土地纠纷。随后国土局根据该协议约定对土地重新进行了清查,并于1995年9月14日向上诉人颁发了(95)字第1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3、1999年土地精准测量,政府告知上诉人需要卫星重新测量土地换发新土地证,上诉人响应号召,将自己的土地证交还给国土局,国土局于当年11月26日对土地进行了卫星定位测量,建立《地籍调查表》、《初始土地登记审批表》。4、2004年向上诉人换发紫政国用(2004)第183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以上是整个案件事实。

第三,即使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颁发违法,行政行为作出距今超过20年,人民法院也没有权利审查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颁发是否违法。因此,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属于合法有效证件。如果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换发为紫政国用(2004)第183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的过程中存在违法,受到权利侵害的主体应当为刘国军本人或者相邻土地使用权人,而非刘国建。

三、原审认为,本案不属于复议前置案件。上诉人认为,本案属于复议前置案件,人民法院应当以复议结果为本案受理的前提,在本案未行政复议的情况下做出判决违反法律规定,具体理由如下:

依据《行政复议法》第三十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已经依法取得的土地、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海域等自然资源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应当先申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法律、法规规定应当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对复议决定不服再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因本案属于复议前置案件,故此人民法院应当以复议结果为本案受理的前提。被上诉人并没有以紫阳县不动产登记局为被申请人申请行政复议,故人民法院在本案未行政复议的情况下做出判决违反法律规定。

四、原审认定涉案两宗土地为同一宗土地,上诉人认为该认定错误,理由如下:

本案各方提交的所有证据均不能得出两块土地是同一块土地的事实,上世纪90年代前几乎所有土地的来源都模糊不清,当时法制不健全,很多土地未办理权属登记,人民仅以各自约定俗成的权属占有使用土地。直到1984年全国第一次土地普查以及1988年《土地管理法》颁布,才明确了土地权属问题。解决土地争议应当本着“尊重历史、面对现实”的原则处理。涉案土地最早由上诉人父亲居住使用,上诉人父亲去世后,上诉人继续居住使用,土地权属来源不存在任何问题。被上诉人认为该土地是同一块土地应当出示充分的证据举证证明,仅凭一份53年的地契证明并不足以证明。上诉人认为本案若欲证明两块土地是同一块地,则举证责任在于被上诉人,被上诉人应当用确凿充足的证据证明其主张。一审法院焦点四的观点并未有任何证据证明,仅运用“自由心证”主义审理案件而枉顾事实,此为严重错误。

综上,本案起诉期限自1995年9月14日颁发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之日起算。即使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颁发违法,行政行为作出距今超过20年,人民法院也没有权利审查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颁发是否违法。因此,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属于合法有效证件。如果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换发为紫政国用(2004)第183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的过程中存在违法,受到权利侵害的主体应当为刘国军本人或者相邻土地使用权人,而非刘国建,刘国建不具有起诉权利。2004年的换证行为是基于科技发展所致,国家政策随着社会经济和科技变化,但政策以及行政行为应当保护公民的信赖利益,否则将导致社会极大不稳定,丧失政府公信力。若公民响应国家号召积极作为而导致自己的合法权益遭到损害,这于理不服、于法相悖。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予以改判。上诉请求:请求撤销(2018)陕7101行初211号行政判决书,改判驳回一审原告的诉讼请求。

……

本院认为,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是紫阳县人民政府为刘国军进行土地登记并颁发紫政国用(2004)第183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的行政行为。根据一审查明事实,本案紫政国用(2004)第183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来源于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紫政国用(2004)第183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的颁证行为并非对证载土地使用权的首次登记行为,系对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四至界址应用科学技术手段予以精确化测量、专业化记载;对刘国建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的仍是紫阳县人民政府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权的登记、颁发行政行为。紫政国用(95)字第12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颁发时间在1995年,业已超过最长起诉期限。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对起诉条件规定“(四)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十)项规定“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刘国建单独起诉对其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2004年换发土地使用证行政行为,不符合起诉条件,依法应予驳回。综上,上诉人刘国军该上诉意见成立,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安康铁路运输法院(2018)陕7101行初211号行政判决书。

二、驳回原审原告刘国建的起诉。

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原审原告刘国建。二审案件受理费退还上诉人刘国军。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程淑芹

审判员刘宇红

审判员朱爱琳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王聪